蚊子在北极圈泛滥成灾?竟然是气候变暖惹的祸

7月

蚊子在北极圈泛滥成灾?竟然是气候变暖惹的祸

蚊子在北极圈泛滥成灾?竟然是气候变暖惹的祸
通常,在北极圈这种极寒领域,很难想象会有蚊子存在,但近年来每当入夏后,这里的北极熊、北美驯鹿等动物饱受蚊虫摧残。实际上,目前北极的蚊子非常多,且异常之凶猛。  蚊子居然能在北极地区泛滥成灾,这一切的根源,就是气候变暖。气候变暖,给北极带来的不仅是蚊子,还有处境变得日益艰难的北极熊以及汞污染。  北极圈内  蚊子出现的时间提前  当夏日阳光烘烤着冻土带上星星点点的小池塘时,北极的蚊子就开始出现了。北极蚊子从春季苔原上融雪形成的浅水池中孳生。在那里,没有太多的动物供这些蚊子享用,所以当它们最终发现目标时就会变得异常凶猛残酷,并且不会停止,会一直在驯鹿的身后追着。  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,北极地区气温的上升速度高于其它地区,大约是其它地区的两倍,这种现象叫作“极地放大效应”。去年8月,高温热浪席卷全球,欧美以及亚洲多国遭遇持续高温天气,就连北极圈气温也超过了30℃。  这种反常的高温,使得北极地区冬季的海冰正在不断融化变薄,监测数据表明,2018年1月北极冰层厚度达到有记录以来的最低值。海冰融化变薄后形成碎片,从南方吹来的强风将碎片推至北极中心,并将热量不断释放到大气层,从而使北极地区温度升高。  北极升温速度是世界其它地区两倍的基础上,苔原上湖泊池塘解冻的时间还要提前几周,蚊子出现的速度也随之提前。  因此,在严寒的北极地区,体型较大的蚊子已经成为人、北美驯鹿、驯鹿和其它哺乳动物的痛苦之源。在2015年8月《英国皇家学会学报B》上发表的一篇新研究论文称,随着温度不断上升,北极圈内蚊子出现的时间提前,发育的速度加快,而且生存的时间延长。  蚊子的变化  为北美驯鹿带来麻烦  该研究预测,如果北极的温度上升2℃,幼蚊存活至成年的概率就会增加53%。与热带蚊子不同,北极的蚊子不会传播人类疾病。在北极地区,蚊子可为植物授粉,充当鸟类和其它昆虫的食物。但是,蚊子的变化将为北美驯鹿带来麻烦,影响北极的生态。  蚊子对人类来说是一种烦恼,但对其它动物却可能造成致命的威胁。当北美驯鹿或驯鹿遭到蚊子袭击时,它们会逃到有冰雪覆盖的地区或有风的山脊。它们逃避蚊子的时间越多,用来觅食的时间就越少。之前已经有研究证明,当驯鹿遭受的蚊虫侵扰增多,其数量会减少,而北极动物种群的数量原本就在下降。  此外,池塘融化得越早,蚊子出现与北美驯鹿幼崽出生的时间间隔就越紧密。蚊子的繁殖能力依赖于成年雌蚊吸到血液的数量。由于繁殖期限制了北美驯鹿逃跑的能力,雌蚊可获得的血液供给源也随之增多。  不过,气温升高会导致蚊子的发育速度加快,反过来对其生存也会产生重大影响。在生命初期,蚊子幼虫极其脆弱,很容易被池塘中的甲虫吃掉。虽然这些甲虫成长速度也在变快,吃掉的蚊虫更多,但成功活到成年的蚊子数量还是在不断增加。  北极熊  正变得极其脆弱  如果说随着北极气温上升,对这的蚊子来说是“利好消息”的话,那么对北极熊这类栖息在北极的生物无疑就是坏消息了。  北极熊,世界上最大的陆地食肉动物,本是冰原上的王者。但近年来随着全球气候变暖,北极圈海冰数量不断减少,一些北极熊不得不离开熟悉的冰川家园,来陆地寻找食物以存活下去。  据美国福克斯新闻网报道,上个月18日,一只受困于饥饿的北极熊出现在俄罗斯工业城市诺里尔斯克街头,被一名当地居民用手机拍下照片。这只北极熊看起来十分虚弱,状态非常不好。  这只北极熊已偏离其栖息地以南约1448公里。发现这只北极熊后,诺里尔斯克当地官员立刻对居民发出警报。  当地狩猎部门负责人称,上次有北极熊出现在该地区已经是40多年前的事了。而当时这只北极熊看起来饥肠辘辘,眼睛都快睁不开了,在地上躺了很久之后,才起身穿过公路,进入工业区。  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表示,北极熊十分依赖海冰,而全球变暖导致海冰融化,使北极熊变得极其脆弱。气候变化也会导致一些动物南下寻找食物。该组织表示,想要保护这些北极熊,首先要保留住“最后的冰区”。据悉,在发现北极熊的同一周,又有人在格陵兰冰原上拍到几条雪橇犬的照片。由于气候变暖导致格陵兰冰原的冰面融化,图片中的狗看上去是在水面上行走。  “汞库”若解冻  将威胁人类和食物链  气温升高给整个北极生态圈带来的影响,远远不只肆虐的蚊子和饥饿的北极熊那么简单,还直接威胁到了人类的健康。  据2018年2月美国《国家地理》杂志在线版消息,科学家在北半球永久冻土内发现了大量的天然汞,分析显示其数量是过去30年人类排放出的汞的10倍。而这一层冻土有消融的危险,可能会对全球人类健康和生态系统产生重大影响。  汞是自然界存在的元素,会与植物结合。通常植物腐烂分解时,会把汞释放到大气中,但北极地区植物不会完全分解,因此造成汞留在植物中。  科学家对阿拉斯加北部13个地点的永久冻土进行了深入钻探,结果在其中发现了大量的汞。目前发现的汞数量约为7.93亿千克。基于2016年的数据,这几乎是过去30年来人类排放出的汞数量的10倍。而据研究人员估计,北部冻土内的汞储量总和为16.560亿千克,这使其成为已知的地球上最大“汞库”。  该研究的主导者表示,此前科学家已经了解全球汞循环会给北极带去汞,却没想到数量如此之高,这一发现极大地改变了科学家对全球汞循环的认识。  更严重的是,这层冻土有因气温升高和气候变化而解冻的危险。汞释放起初会对北极野生动物构成风险,但最终将分散到整个地球。  目前,该“汞库”对人类和食物链的影响仍是未知数——尚不清楚有多少会随着地球变暖进入生态系统。在某些形式下,汞是一种强大的神经毒素,会侵害中枢神经系统,引发行动障碍、出生缺陷等问题,当汞在食物链中传播下去,处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因此也会遭受影响。而这些都是科研团队目前要量化和估算的重点。  记者 任志方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